热门搜索:
童话  爸爸  阿里巴巴  猜猜我 

龙门暴动[连环画]

内容提要:红军排长王山,接受了党交给的任务,到豪绅武装控制的龙门镇去组织农民暴动。他到了龙门镇后,以打石为掩护,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不久便把当地的贫苦农民武装起来,迅速作好暴动的准备工作。元宵夜,暴动队在红军部队和赤卫队的支援下,一举歼灭了当地的豪绅武装,拿下龙门镇,扩大了根据地。(共110页)


(1)龙门镇,地处湘赣边界,是个五、六百户的大圩镇。奔腾不息的龙河从镇北边绕到镇西南,一直向东流去,镇东北有道砖砌的城墙。形成三面临水,易守难攻的险要阵势。


(2)一九二七年,由于陈独秀推行右倾投降路线,大革命失败了。大土豪金荫祖又乘机回到了龙门。他搜罗地痞流氓,拼凑了一支有百把枪的队伍,成立了龙门靖卫团,并自任团总。


(3)金荫祖反攻倒算,疯狂捕杀共产党员和农会干部。农民自卫军被迫进龙山打游击。大伙儿恨透了这帮土豪劣绅,也恨死了那个强令农会交出武装、出卖革命的陈独秀。


(4)在龙门镇,我党有个地下工作者,名叫辣嫂。这天,她挑着一担冬笋去赶圩。她身穿一件花布衣衫,衣衫外罩一件黑色围裙,围裙上绣着一条耀眼的山茶花。


(5)前些日子,改编为龙山赤卫队的龙门农民自卫军给辣嫂送来情报,说是井冈山派王山同志来龙门,发动群众闹暴动。辣嫂左顾右盼,几乎转遍了整个圩场,仍不见上级派来的同志,心中十分焦急。


(6)忽然,传来一阵吆喝、哭喊声,辣嫂看见一个胖团丁在夺同村的王大娘的竹篮,王大娘死死护着篮里的鸡蛋,气得满面通红地叫道:“不卖啦!不卖啦!”


(7)辣嫂怕大娘吃亏,急忙提了一串冬笋,对胖团丁笑道,生意买卖,两相情愿,来来来,提上这个。”胖团丁手一松,王大娘没提防,摔了一跤,鸡蛋打了一半。


(8)王大娘怒不可遏,一头朝胖团丁撞去。胖团丁举手要打。突然,人群里有人伸出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抓住了胖团丁的黑手,胖团丁立刻“哎哟!哎哟!”地叫喊起来。


(9)只见一个年近三十的大汉,肩上搭一个褡裢,装着打石用具,腰间斜插着一把大铁锤,似笑非笑地说:“为了几个鸡蛋,何必大动肝火!”


(10)辣嫂见大汉褡裢上也绣有一朵山茶花,便连忙上前问:“师傅哪里来?”大汉答道:“手艺人,四海为家。”“来龙门做什么手艺?”“打石凿磨,刻墓造碑,样样都干。”


(11)暗号对过,辣嫂大喜。她望着大汉,一拍巴掌,高声说道:“哎哟,你不是王山表弟么?”大汉眼睛一亮,惊喜地说:“你是---二表解吧?十多年不见啦!”


(12)王山自从和辣嫂接上了头,以表解弟相称,在樟树下村落下脚。他以打石为掩护,立即开展群众工作。


(13)有天晚上,在辣嫂家里秘密召开第一次党员会议。辣嫂见时间已经不早,问:“丁洪叔怎么还没来?”有人答道:“丁洪叔听说上头派人来,就有点恼火......”


(14)话音刚落,走进一个六十左右的老人,气呼呼地说:“上来派来的又怎么样?再要我们交刀枪,我们坚决不答应!”说罢,朝灶前一坐,“巴哒巴哒”抽起了旱烟。


(15)王山一听话音很耳熟,端过油灯一照,不禁冲口叫道:“洪叔!”老人站起身,细细端详了一会,猛地抓住王山双臂:“你是--猛子!”一段十年前的往事,立即涌上他俩的心头。


(16)王山原名李猛根,幼年丧母,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石匠,与现在改名丁洪的铁匠赵洪结为兄弟。赵洪夫妻两人,无儿无女,把猛根当作亲儿子一样。


(17)猛根自小受父亲和赵洪叔的影响,性格刚强,嫉恶如仇。十几岁长得高大结实,穷人的孩子受欺侮,他总爱打抱不平,常受到穷乡亲们的赞扬。


(18)在猛根十九岁那年,当地有一家大土豪,雇他父子俩打对石狮子。三个月以后,一对石狮子奇迹般地出现了,神态栩栩如生,乡亲们看了个个称赞。


(19)那土豪看了也暗暗叫好,但想赖工钱,便鸡蛋里挑骨头,胡说石匠没下功夫。猛根父子据理力争,当众揭穿了土豪赖给工钱的鬼把戏,使土豪狼狈不堪。


(20)猛根越想越气,就在那天夜里,等父亲睡熟之后,提了把大铁锤,来到土豪新屋门口,“乒乒乓乓”、把一对石狮子打得粉碎。


(21)这下闯了大祸,土豪那肯罢休!背地里制造一张单据,诬告石匠欠债不还,把老石匠抓到衙门,一顿毒打,关了几天才放回来。


(22)以后,土豪三天两头上门逼债,扬言要么还清债务,要么重打石狮子,否则,还要送官。老石匠气得口吐鲜血,从此,病倒在床。


(23)有天傍晚,老石匠呼吸急促,危在旦夕。正在此时,土豪的管家又上门逼“债”来了。猛根呼地提了把铁锤,准备跟他们拼!老石匠眼看就要出事,挣扎起身子抱住了猛根。


(24)那管家一面喊:“哈,你想在老虎嘴上拔毛!”一面举枪就打。老石匠急忙护住儿子,中弹倒在儿子的怀里。


(25)猛根放下父亲,狂风似地冲到管家面前,三拳两脚,打死了管家。狗腿子一看情况不好,撒腿溜走,向主子报信去了。


(26)猛根奔到屋里,抱着父亲哭道:“爹——我打死他一个!”父亲脸上露出了微笑,断断续续地说:“快跑——”便双目一闭,离开了人间。


(27)乡亲们看事情闹大,急忙打点了一个小包,催猛根快逃,赵洪叔把管家的驳壳枪交给猛根,说:“好猛子,带着它跑吧,一定要给父亲报仇!”


(28)这时,黑暗里一片火把由远而近,赵洪叔把猛根推出后门,捡起那把铁锤,朝团丁摔去,把狗腿子引向另一个方向。


(29)猛根在乡亲们的掩护下,逃出了虎口。后来,他几次潜回家乡,打听赵洪叔的下落,听乡亲们说,自那晚出事后,谁也没有再看见他,赵大婶也被逼投了河......


(30)从此,猛根改名王山,立誓要为父亲及赵洪叔和大婶报仇。他学拳棒,练枪法,以打石为生,四处漂流。


(31)平地一声春雷,毛委员在湖南领导了秋收起义。王山也参加了革命,不久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和毛委员的教育下,王山才懂得单杀一两个土豪是救不了穷人出苦海的道理。


(32)后来,王山又跟着毛委员上了井冈山,在红军里当排长。最近,党派他和连队的党代表钟德平同志到龙山赤卫队,发动群众,组织暴动,想不到在这里与洪叔重逢了。


(33)此时,丁洪叔猛抽几口烟,对王山说:“前些日子,我们兴农会,闹武装,打土豪,分田地,哪晓得上面派来个什么特派员,硬逼我们把武器交出去。看,眼下我们穷人又过上什么日子啦!”


(34)王山听到这里,才明白丁洪叔进门时生气的原因。他抽出当年那支驳壳枪,说:“洪叔,我还紧紧抓着它哩!”丁洪叔抚摸着说:“枪是我们穷人的命根子!”


(35)王山招呼大家坐好,开始传达上级指示:党中央在武汉召开了“八七”会议,撤销了陈独秀总书记的职务。毛委员高举马列主义大旗,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在井冈山建立了革命根据地。眼下,红区正一天天扩大。


(36)王山又从怀里掏出一本毛委员的著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读给大家听。毛委员的话,句句说在贫苦农民的心坎上,它象一盏明灯,把人们的心头照亮了。


(37)王山最后说:“龙山赤卫队党组织决定,立即恢复龙门党支部,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迅速作好暴动准备工作。”


(38)自从恢复龙门党支部以后,毛委员的话,井冈山打土豪、分田地的消息,象长了翅膀,在龙门一带流传开了。农会的积极分子又活跃起来。


(39)金荫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这天,他把靖卫团集合起来,训了一通话:最近龙门刮起了风,煽起了火,可靖卫团灭不了火,维持不了地方治安,我白养了你们这帮饭桶!


(40)待金荫祖骂了个够,胖团丁想讨好,把辣嫂与王山在圩场上的事报告了一通。至于王山怎么可疑,胖团丁却结结巴巴讲不清楚,气得金荫祖七窍生烟,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41)第二天,金荫祖把四乡靖卫团团长请来,说:最近共党到处都在闹暴动,龙门城墙应立即修复。另外,在龙门和各乡都置上一门土硝号炮,一旦有事,响炮为号,相互策应。豪绅们听说,连忙称好。


(42)修城墙要用石匠,金荫祖不觉又想起了王山。他打算以雇请王山修城为借口,着实盘问一番。如问出破绽,可除一隐患;若问不出什么,雇他修城,严实防范。土豪劣绅们连连点头称是。


(43)金荫祖正自鸣得意,说得起劲,恰巧辣嫂的丈夫端菜进屋,听了这话,不免吃惊。急忙找了个端菜的,自己借故出了金宅,去给辣嫂报信。


(44)辣嫂丈夫找到王山,说清原委,催王山赶快脱身。王山异常冷静地说:“我一走,正好证实了他对我的怀疑,那你全家就要遭到迫害。眼下他们没有抓住我什么把柄,走一趟倒可以摸摸敌人的情况。”


(45)辣嫂丈夫走后不久,就来了个团丁,对王山说:“金爷有请。”王山随便问了几句,便大大方方来到金宅。


(46)王山来到金宅,豪绅们酒醉饭饱,品茶闲扯。金荫祖厉颜正色地细细盘问王山,王山从容镇定,对答如流。


(47)金荫祖又把辣嫂叫来,进行盘问,辣嫂说起他这个表弟,一阵连珠炮,般般件件,都对茬口。


(48)金荫祖大失所望,只好使出第二招,要雇王山修城墙。王山暗想:我还巴不得兜上这笔“生意”,正好乘机组织群众,捣你的老窝哩!于是,满口答应下来。


(49)辣嫂懂得王山的意图,在一旁帮腔:“金爷可别小看了我这表弟,听他说,曾给一个当官的做过好几年卫兵,要不是那年害急病回家,凭他那身好枪法,好武艺,说不定今日也做了官哩!”


(50)辣嫂的话激怒了一个五短三粗的家伙。此人叫刘标魁,土匪出身,使得几路拳脚,打得一手好枪,被金荫祖收在门下做保镖,又当了副团总。这时,他霍地站起来叫到:“屁!一个石匠能有多大本事!”


(51)王山早听辣嫂说过此人,他瞟了刘标魁一眼,正色道:“今日王山首登门槛初见面,是金爷请来的。说起本事,我王山当过兵,打过石,走南闯北跑过不少码头,打石砌墓埋过不少能人。”“屁!吹牛!”刘标魁又骂了一声。


(52)阴险狡猾的金荫祖,嘿嘿笑了两声,高声说道:“诸位,刘团副武艺高强,远近闻名,看来,王师傅也是一条好汉,不妨请他们当众比试比试,以助酒兴。”


(53)众豪绅听说,嗷嗷叫好。刘标魁眼见王山身高体壮,心里暗暗吃慌。但不比又怕失面子,只得硬着头皮跳出来叫道:“来,来,来!见个高低!”


(54)金荫祖与刘标魁之间勾心斗角,王山早已风闻。他拿定主意,微笑着走出来说:“刘团副可别见真啊!”刘标魁也不答话,葛地一拳朝王山心窝打来。


(55)王山闪过。他弯过右臂,反手朝刘标魁心窝击来。刘标魁急忙双手招架,右边露出一个空当。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王山唰地向左跨出一步,左手攒拳,朝刘标魁腰眼上闪电般打去。


(56)刘标魁大惊,心猛一收缩,暗暗叫苦:完了!谁知王山虚晃一拳,站在那里微微一笑。刘标魁连连倒退几步,出了一身冷汗。


(57)王山让了刘标魁一拳,堂上一阵窃窃私语。刘标魁心里升起一股邪念:你让,正好,我偏往你死里打。想着,又一路拳脚打将过来。王山左遮右挡,稳步后退。


(58)突然,刘标魁使出一手绝招,他趁王山一拳出手,立即一蹲一蹿,双手抱住了王山的腰身,用尽吃奶力气想扳倒王山。谁知王山扎了个马步,稳稳站住身子,笑道:“刘团副赢了!”


(59)刘标魁扳不倒王山,气得拔出气枪大叫:“不算,不算,比了这家伙才见真本事!”豪绅们又一阵狂叫。


(60)金荫祖吩咐一个团丁把两只酒瓶搁在墙上。刘标魁有意露一手,“砰砰”两枪,把酒瓶打个粉碎。在一片叫好声中,刘标魁得意洋洋地站到一旁。


(61)团丁再要放酒瓶,王山见一只家鸽飞过,说声“不用”,接过枪,“砰!”空中炸开一团羽毛,纷纷扬扬。豪绅们惊讶得一个个张开了嘴巴。


(62)比武之后,王山留下修城,住进靠近城墙的一家小客栈。这天,上级派人送来指示,要龙门支部迅速成立暴动队,并利用敌人内部矛盾,削弱敌人力量。


(63)当天晚上,王山和几个支委在小客栈楼上装作打牌,进行研究。大家想了许多办法:熬硝盐、制土硝,搜集民间火铳、梭标、大刀等武器。大家越说越有劲,骨牌也越拍越响。


(64)丁洪叔把牌一和,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城墙一旦修起来,给暴动增加不少困难。”王山听后,把手一扬:“我倒有个想法。”他把骨牌砌成一道“城墙”,抽掉底下一块,一段“城墙”立即倒塌。


(65)有一个支委耽心地问:“城墙底层是大麻石条砌成,怎么抽得动呢?”王山打开一盒火柴,扣在桌上。丁洪叔急问:“你是说把麻石条挖成空心的,放下炸药?”王山点头说:“对,到时候划一根火柴就行了!”


(66)在修城的工地上,表面上干的可欢啦!其实呢?共产党员、积极分子大多聚在这里,秘密串连,研究暴动哩。


(67)金荫祖也来过几次修城工地,见王山修城十分“卖力”,心中暗喜:王山有那么一身本事,将来说不定还能成为我一条得力臂膀。到时候,刘标魁这个土匪,滚他妈的!


(68)那刘标魁和王山比武之后,想金荫祖有意叫他当众出丑,便怀恨在心。王山为了进一步弄清刘标魁与金荫祖的矛盾,便和辣嫂商量,备了一桌酒菜,把刘标魁请到小客栈来。


(69)三杯黄汤下肚,刘标魁脸红嘴歪。再灌几盏,刘标魁酒性发作,说王山还够朋友,接着把金荫祖狠狠地骂了一通。


(70)以后,刘标魁三天两头找王山吃酒。有一天,刘标魁在喝酒时又大骂金荫祖。王山见时机已到,立即朝火中泼了一瓢油:“唉,端别人的碗,服别人的管。”


(71)这话真见效,刘标魁“砰”地一拍桌子:“老子向来不服人管!”“不服不行呀,金爷就是心计多,就说比武那天的事情,嘿——,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要试我王山,也不应该用那种办法呀!”


(72)刘标魁给这一拨弄,霎时火冒三丈。他嗖地抽出一把匕首,朝桌上一插:“王山兄弟,实话对你说吧,现今的日子,有枪便是草头王。你我同心协力宰了他,分他满屋金银,你可敢出一臂之力?”


(73)王山为了摸清底细,故意问道:“靖卫团怎么办?”刘标魁大嘴一咧:“嘿,这你就不比多虑了。我那三个把兄弟都在身边,让他们牵制靖卫团,我们暗地里行事,十拿九稳,干吧!”


(74)王山沉思片刻,下了决心:把狗赶到一处,让他们咬吧。但因事关重大,须支委会讨论决定。临走时,他告诉刘标魁,此事非同小可,要三思而行,明日答复。


(75)紧接着,王山把铲除恶棍的计划提交支委会讨论,经过充分研究,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76)第二天上灯时分,王山同刘标魁来到金宅外边僻静处,他要刘标魁隐蔽在外,自己先进金宅察看动静。


(77)金荫祖正坐在太师椅上吸水烟。他见王山进来,问:“有事么?”王山答道:“有要事相告!”说罢,附在金荫祖耳边,把刘标魁要他合伙谋杀的事说了一遍。


(78)金荫祖吓了一跳,暗想,我早已看出刘标魁心怀鬼胎,今日果真有这等事!但转而一想:这王山的底细我尚未摸清,可别上当。王山见金荫祖犹豫不决,便把刘标魁的匕首拿出来,说:“刘标魁就在门外,你只须如此如此......”


(79)金荫祖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即使是假,你王山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他派人暗中监视王山,又将客厅布置一番,单等刘标魁进来,以辨真假。


(80)王山找到刘标魁,悄声告诉说:“金荫祖独自一人坐在客厅,赶快进去动手。”刘标魁吩咐王山在门外作后应,独自进去。


(81)刘标魁走进客厅,果然如王山所说,除金荫祖外,再无旁人。他杀气腾腾朝金荫祖走去,正要拔枪,金荫祖一看不对,急忙抓起茶碗,朝地上一摔:“咣!”


(82)埋伏在四周的团丁听到信号,一跃而起,“砰砰”几枪,击毙了刘标魁。


(83)金荫祖又立即派人去把刘标魁的三个亲信处决了。从此,金荫祖对王山更加信任,并提拔王山当了龙门靖卫团团副。


(84)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暴动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赤卫队党组织指示:时机成熟,元宵夜暴动,击梆为号。井冈山派来一连红军,协同龙山赤卫队和龙门暴动队,一举拿下龙门镇。


(85)眨眼到了正月十五。这天,金荫祖接受了王山的提议:为了欢度新春,庆祝修城竣工,今晚唱一台大戏。此刻,四乡的豪绅都来庆贺,看戏。


(86)辣嫂也到金宅拜晚年来了。她趁混乱的时候,用湿手巾弄湿了门前号炮的引线,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87)晚上,龙门镇城门紧闭,圩场上临时搭起的戏台响起了“冬冬锵锵”的锣鼓声。“看戏”的乡亲们正等待着“好戏”开场哩!


(88)金荫祖正陪着龙门的几个头面人物在抽大烟。突然,门外“砰”地一声枪响,引起了客厅里一片混乱。王山感到暴动时间还早,难道出了变故?忙去查看情况。


(89)王山跑出大门,弄清刚才的枪声,是一个喝醉的团丁走了火。这意外的情况,倒使王山想起一个控制团丁的主意。


(90)王山当即下了那个团丁的枪,回客厅告诉金荫祖。金荫祖大光其火。王山趁机说:“金爷,今日大家喜庆,兄弟们酒喝得多了,我看把那些喝醉酒的枪都收了,免得出事。”金荫祖满口答应。


(91)王山收了团丁的枪,锁进一间偏房,便出了金宅。他找到辣嫂,向她说明了刚才枪响的原因,要她一切按原计划行事。


(92)王山又到河边转了一圈,估计暴动时刻快到,立即返回金宅。


(93)这时,由党代表钟德平指挥的红军喝龙山赤卫队,已悄悄地接近了城墙,隐蔽下来。


(94)暴动时刻已到,钟德平派出一部分战士绕到城门口敲起了竹梆,发起佯攻。一瞬间,竹梆声,枪声,乌铳声,呐喊声撕碎了黑夜的宁静。


(95)缩在城头上岗楼里的团丁,如惊弓之鸟,慌忙还击。这时,丁洪叔奔到那块大麻石条跟前,一铁锤砸下去,麻石条立刻开了一个大口,露出了肚子里的炸药包。


(96)丁洪叔把引线点着。那引线上跳跃着的火花一钻进麻石条内,一声巨响,城墙炸开了一个缺口。


(97)红军战士、赤卫队员、暴动队员呼喊着一拥而入。钟德平同志指挥战士们立即包围了城墙岗楼。


(98)就在这时,圩场上“看戏”的乡亲们立即拔出短刀,有的跳上戏台,夺过关云长的青龙刀,抢过张翼德的丈八矛,一齐动手,把台前几十个土豪捆了起来。


(99)龙门镇内,只见各家各户男女老少,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举起火把,和破城的红军、赤卫队、暴动队汇成一股洪流,呐喊着朝金宅大院冲去。


(100)金荫祖吓得魂不附体。他命令团丁火速点响号炮,死守大院,等待四乡增援。团丁们都象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钻。


(101)金荫祖气急败坏地四下寻找王山。只见王山立在门边,手提驳壳枪,怒目相视。金荫祖顿时恍然大悟,立即拔枪,对准王山。


(102)王山眼疾手快,一枪击中金荫祖的右臂。接着一个箭步跃到金荫祖身旁,将他打翻在地。


(103)王山又转手两枪,击倒金荫祖两个亲信。金荫祖忽然一个挣扎,连滚带爬,转眼到了后门。王山挥手一枪,击毙了这个恶霸。


(104)其他团丁知道王山的枪法,吓得傻了眼。王山把他们关进一间小房里。


(105)这时,一个团丁慌慌张张进来,结结巴巴地报告:“王团副,号炮......点,点不响了!”王山听得好笑,一脚将他踢了个倒栽葱。


(106)王山转身奔到院里,对卧在墙头上负隅顽抗的团丁大喝一声:“放下武器!”团丁们莫名其妙,有个团丁还迟疑地问道:“王团副,我们没了退路哩!”


(107)说话间,门外一阵呐喊,大门被冲开,暴动的人群如潮水般涌了进来,团丁们都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108)丁洪叔和辣嫂也随着暴动的人冲了进来,看到了王山。辣嫂说:“王山表弟,你这个团副当得蛮不错呀,你还有些团丁呢?”王山笑道:“关在房里听大戏咧!”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109)笑声中,钟德平和赤卫队长也来了。钟德平传达上级的指示:暴动胜利后,龙门赤卫队改编为红军的一个连,由赤卫队长连任连长,王山任党代表,继续消灭龙门四乡的豪绅武装,建立工农政权,扩大根据地。


(110)这时,龙门镇内欢声如雷,火把将弥漫着战斗硝烟的夜空照得通红。这熊熊烈焰似条条金龙飞舞,它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四乡冲去......

 

 

小编推荐:傻女婿拜寿  新寓言:乌鸦与狐狸 

分享到:

龙门暴动[连环画]

  • 相关分类:儿童故事
  • 发布时间:2013-01-19
  • 适合年龄:3-6岁
  • 来源:中幼网整理
  • 介绍:内容提要:红军排长王山,接受了党交给的任务,到豪绅武装控制的龙门镇去组织农民暴动。他到了龙门镇后,以打石为掩护,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不久便把当地的贫苦农民武装起来,迅速作好暴动的准备工作。元宵夜,暴动队在红军部队和赤卫队的支援下,一举歼灭了
相关链接: 儿歌视频大全儿童歌曲视频儿童故事大全幼儿教育胎教胎教音乐儿童故事在线听成语故事大全两只老虎小兔子乖乖数鸭子小燕子小毛驴拔萝卜爱我你就抱抱我采蘑菇的小姑娘童话故事大全儿歌串烧50首孩子上幼儿园歌唱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