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童话  爸爸  阿里巴巴  猜猜我 

哈里发穆台旺克鲁的故事

从前,在哈里发比拉执政时期,国泰民安.哈里发比拉素以意志坚定.豪爽大度著称,他处事谨慎.明察秋毫,他在全国各地安排了众多得力干将,仅在巴格达就有600多人,这些人分布在民间各地,详细了解各阶层人士中发生的大小事端,然后及时地层层上报.所以哈里发比拉对民间之事,不论大小,均了若指掌.
  一天,哈里发比拉带着亲信哈姆德化装成商人模样,深入到民间去私访,了解在民间发生的新奇信息.时值正午,天气十分闷热.他们汗流浃背地在大街小巷中走着,东瞧西望.当他们路经一条胡同时,发现这个胡同打扫得很干净,胡同口的一幢房屋结构精致.巍峨壮观.从这幢房屋的外观上看,能住上这种气派不凡的人家,绝不是等闲之辈.他俩坐在门前乘凉.休息,看到从里面走出两个年轻的仆人,看上去面目清秀.打扮不俗.他俩眉开眼笑地聊着:
  "到这个时候还不开饭,怎么回事儿?"
  "咱们主人一定要等两位客人到了以后,才能吃饭.但愿今天有人来求见,就可以开饭了."
  哈里发比拉听了两个年轻仆人的话,觉得很奇怪,便对身边的哈姆德说:
  "看来这幢房屋的主人一定是个慈善.豪爽之人,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咱们应该进去见识一下此人,兴许会有不少收获呢."
  他对那两个年轻仆人说道:"麻烦你们俩进去禀报一下,说有两个外来人要求见他."
  两个年轻仆人进去禀报了主人,主人爽快地应允了,并亲自到门口来迎接客人.哈里发比拉打量了一下主人,见他长得十分英俊,穿着打扮非同一般人,他身着尼萨福尔生产的名牌衬衫.披着织金丝的斗篷,浑身散发着扑鼻的香味;手指上戴着名贵的宝石戒指,阳光下熠熠闪光.他满面笑容地说道:
  "欢迎光临,二位的到来使寒舍蓬荜生辉!"
  主人热情地把他俩让进门里.他俩进门一看,吃惊不小,里面的建筑.陈设并不亚于王宫!花园里生长着稀世罕见的各种花草树木,小桥下流水哗啦啦地作响,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小白兔.小花鹿在小树林中穿来窜去,令人感到目不暇接.走进屋里,只见所有的陈设,无不是举世驰名的丝绸细软.
  主人请客人坐下.哈里发比拉坐在椅子上,两眼却不由自主地环顾四周,仔细地观察屋子里的角角落落和每一个陈设.他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神态也显得有些不同往常.与哈里发如影随形的亲信哈姆德一直留意地看着他,惊奇地发现哈里发脸色不对,竟一时判断不出哈里发究竟是喜.是怒.是哀.是乐?
  这时仆人端来一个黄金脸盆,请客人洗手,又摆出一桌丰盛的菜肴,请客人用餐.哈里发看到餐桌是藤条编织的,桌布是丝织的,餐桌上的菜肴尽是山珍海味,厨艺精湛.只听主人说:
  "两位客人,请用餐吧,我等你们前来吃饭,已等待多时了."
  主人殷勤地招待客人,亲手将鸡肉撕给他们,陪他们吃喝,他时而高谈阔论,时而高声大笑,时而引经据典,时而吟诗作对.由于主人的健谈.风趣.慷慨.殷勤,使宴席间充满了欢声笑语.乐趣横生.
  待客人们吃饱喝足后,主人请他俩到另一间客厅中就坐.仆人端来新鲜的时令水果.甜美的糕点和各色饮料,让客人尽情地享用.如此盛情,对一般客人来讲,足以使其忘乎所以,流连忘返,陶醉其中了.可是哈姆德一直观察着哈里发的脸色,却见他面对这一切,脸上少见笑容,反而时不时地皱着眉头.哈姆德心中更加纳闷了:哈里发这是怎么啦?在这种十分优美.令人悦目畅怀的环境里,谁都会和自己一样感到心旷神怡.喜笑颜开的,而他却愁眉不展.不苟言笑?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仆人又用托盘送上来各种酒类,只见酒杯颇为讲究,有纯金的,有水晶的,有白银的,供客人按个人的喜好自行选用.大家正喝得起劲时,主人用藤杖往一个侧门一敲,那道门便豁然洞开,从里面走出来三个美丽的女郎,其中一个女郎手持琵琶,一个女郎打着铙钹,还有一个随着优美的乐曲翩翩起舞助兴,她的舞姿十分柔美,时而舒曼如轻云,时而激烈如飞星,令观者眼花缭乱.一群婢仆缓步上前,给客人桌前摆好各色水果.干果和各种小吃,有的婢仆在客人和三个女郎之间挂起一个有金环.丝穗的缎子帐幕,这样在客人眼中,舞女的身姿如梦似幻,格外精彩动人.看来主人待客确是下了一番苦心的.如此苦心孤诣.别出心裁,一般的客人一定会感激不尽.印象良好,但是哈里发比拉对于眼前这一切却显得熟视无睹.毫无兴趣,给人一种不屑一顾的感觉,与热烈的气氛格格不入.正当哈姆德在沉思遐想之际,只听哈里发问主人道:
  "你是贵族世家吧?"
  主人说:"不,尊贵的客人,我只是商人的后代.人们都叫我阿布.哈桑.阿里,先父伊本.艾哈默德,原籍是呼罗珊."
  哈里发又问:"那你认识我吗?"
  主人直言不讳地说:"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二位贵宾."
  这时哈姆德向主人介绍哈里发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众穆民的领袖.哈里发比拉陛下,先帝穆台旺克鲁.阿隆拉是他的祖父."
  主人阿布.哈桑.阿里一听,才知面对面坐着的竟是哈里发比拉陛下,大吃一惊,慌忙一下子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说道:
  "众穆民的领袖啊,我实在不知陛下光临,如果我对陛下有失检点或不礼貌的地方,千万求陛下大发慈悲,饶恕小人才是."
  哈里发比拉说:"你对我们的招待,可以说是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但是我对你从一开始就心存疑虑.如果你能如实地把真实情况说出来,我就把我的疑虑告诉你;假若你对我有所隐瞒的话,那么你就要受到最严厉的.我还未曾用过的刑罚!"
  阿布.哈桑.阿里说:"愿安拉保佑我不撒谎.不知陛下能否将您疑虑之处告诉小民?"
  哈里发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我一进你的家门,就觉得在这幢宏伟壮观的建筑里,从家具摆设到装潢布置,从你穿戴的衣冠到请客的排场,无不载有先祖父穆台旺克鲁.阿隆拉的徽号,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阿布.哈桑.阿里见哈里发一语即中要害,更加诚惶诚恐地说:
  "众穆民的领袖啊,您的头发是真理的象征,您的衣服是诚实的象征,在您的面前,没人敢说假话."
  哈里发见阿布.哈桑.阿里浑身发抖.胆战心惊的样子,认为此人还不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之人,便让他坐下来慢慢说.
  阿布.哈桑.阿里遵命,小心翼翼地坐下来,对哈里发说道......
  众穆民的领袖啊,愿安拉保佑陛下.我要把真实情况告诉陛下,原来我和先父在巴格达城里,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豪.说来话长,恳请陛下听我慢慢道来.
  先父是专门从事兑换银钱.买卖香料和布匹等行业的大商人,几乎在所有的行业中,都有他的铺面.委托人或股份.在金银街中的银铺后面有一间内室,他经常在那里休息.由于他经营有方,生意日渐兴隆,利润不断增加,财物积累得很多.家父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对我格外疼爱,我从小受到他无微不至地关怀.爱护.他临终之时,对我千嘱咐.万叮咛,要我好好侍奉母亲,敬奉安拉,做一个正直的.勤奋的人.


  但是在家父撒手人寰之后,我不听母亲的管教,受到社会上不正之风的影响,变成了一个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的人,我每日沉溺于歌舞淫乐之中,专门结交一些狐朋狗友,经常和他们在一起鬼混,大肆挥霍家父遗下的产业,使家境日渐拮据.家母见我学坏了,便好言规劝我,让我继承父业.认真经营生意,别和那些坏孩子来往.可是我却把母亲的话当作了耳边风,不听她的忠告,一个劲儿地玩乐下去.不久,家里的钱财都叫我给挥霍完了,只剩下自己居住的一幢房屋.我的恶习难改,吃喝玩乐需要钱花,便想把这惟一的居屋变卖掉,便对母亲说:
  "妈妈,我没钱花了,得把这幢房屋卖掉了."
  母亲潸然泪下,苦苦地劝我说:"孩子,你终日胡混,把你父亲的产业都折腾完了,你不悬崖勒马.就此打住,却还要变卖这惟一的房屋.你想想,你把它给卖了,你就没地方住了,我的老脸也被你给丢尽了!"
  我强辩道:"妈妈,您想啊,这幢房屋价值5000个金币,我卖掉它,用1000个金币买一幢小房子居住,其余的钱还可以用来做买卖呢."
  母亲说:"你执意要卖,那你愿意以这个价钱把这幢房子卖给我吗?"
  我急忙说:"那好吧,我愿意."
  母亲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陶瓷罐子,里面装着5000个金币.我一看,心想,家里不是还有钱吗?一个陶瓷罐子里就装着5000个金币,那么家里角角落落还不知存放着多少钱呢!
  母亲看出我的心事,便对我说:"孩子,你以为这笔钱是你父亲留给我的吗?不是的,它是你外祖父留给我的,我多年来一直把它保存着,就是为了在急需时才用的.你父亲在世时,他辛勤经营,家中的经济状况很好,我的生活很富裕,因此这笔钱才得以保留下来."
  我从母亲手中拿到5000金币,却并没有按与她说好的办法去做,而是耐不住享乐的欲望,又去吃喝玩乐,挥霍掉了.花完了5000金币,我还是要继续与那些酒肉朋友来往,还需要钱.于是我又对母亲说:
  "妈妈,我还得卖那幢房屋."
  母亲说:"孩子呀,我不让你卖掉它,是因为你无论如何得有一个栖身之所吧,你把它给卖掉了,你又住在哪儿呢?"
  我不耐烦地说:"您就别?嗦了,我一定要把它给卖掉."
  母亲无可奈何地说:"这样吧,你一定要卖,就卖给我吧,我给你一万五千金币,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由我来替你管理这笔钱."
  我答应了母亲的条件,把房子卖给她.母亲找来了先父的代理人,给他们每人1000个金币,委托他们继续经营.她把大部分钱,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谨慎处理,妥善使用.母亲也给了我一些本钱,对我说:
  "你拿这些钱到你父亲的铺中,好好经营,你一定要把生意做好,才能对得起你的父亲!"
  这时我已逐渐觉悟到父母为了这个家是很不容易的,自己再像以往那样胡混下去,确实对不起父母.于是我拿着本钱,到先父当年开的铺中认真经营,向商人们学习做生意的手段,苦心经营,生意慢慢兴旺发达起来.
  母亲见我一改往日的恶习,比任何时候都勤奋了,生意也搞得不错,便对我另眼相看,高兴地把她一生的积蓄.珍藏着的珠宝.玉石和金银全拿出来给我看.


  家境好转,我的心情也格外舒畅,经营生意更加卖力气了,赢利非常可观,我以往挥霍掉的钱财,也逐渐地赚回来了.后来我掌握的财富,终于恢复到先父在世时的境况,过去与先父过从甚密的代理人,继续与我交往.我信任他们,把货物批发给他们去经营,扩大了铺面,增加了营业额.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地坐在铺子里做买卖,忽然有一个女郎来到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立即被她的姿色所倾倒,只见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是我从未见到过的美女.她问我:
  "这是阿布.哈桑.阿里的铺子吗?"
  我说:"是的,你有何贵干?我就是阿布.哈桑.阿里."
  女郎大大方方地坐下,从从容容地跟我说:
  "你去让人给我称300金吧."
  我只顾欣赏她美丽的姿色,顺从地让仆童去称好300金,交给了她.她接过金子,转身就走了,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当时我只是两眼发直地盯着她,呆呆地坐在那里,对于发生的事情,脑海里一片空白.仆童见我的神态有些失常,便问我:
  "老板,你认识她吗?"
  "不,我不认识她."我回答着,两眼仍紧盯着她那美妙的背影.
  仆童奇怪地说:"老板今天是怎么啦?既然不认识她,干吗让我称给她那么多金子呀?"
  我这才猛然惊醒过来,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我被她的姿色给迷住了,至于她对我说了什么话,我如何回答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仆童一听这话,拔脚就去追赶女郎.可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哭哭啼啼.泪流满面地回来了,脸上明显印着手掌的五个指印.我问他:
  "你这是怎么了?"
  仆童哭着说:"我去追踪那个女郎,被她发现,她回过身来,抡圆了胳膊就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真痛."
  尽管如此,我对那女郎一直存有好感,总是期盼着能再见到她.可是她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也没来,直到快一个月了,她才又一次出现.我望见她姗姗而来,走到我跟前时主动地对我说:
  "你好呀,阿布.哈桑.阿里,我问你,你这么长时间里是不是一直在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呀,耍的什么花招呀?怎么拿了钱就一去不复返了呢?"
  我见到她,快活得不知说什么好了,忙说:
  "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的钱财和生命都是属于你的,听任你的调遣!"
  女郎含笑坐了下来,她揭下面纱,露出美丽的面容,显示出她佩戴的首饰.项链.手镯等饰物,把她衬托得如同人间仙女般美丽动人.她似乎并不理睬我对她的青睐,只是说:
  "老板,给我称300金吧."
  "好的,好的."我满口答应,亲自称300金给她.
  她接过金子,扬长而去.这回,我很想了解一下她的住所,便让仆童跟踪而去.仆童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却愕然哑口无言.
  又过了一些日子,那女郎又出现在我面前,大大方方地跟我聊天,然后说:"再给我称500金吧."
  我心里想问:"你几次来称金,我都不知道原因何在,你到底到我这儿来干什么呢?"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怎么也说不出来.我在她面前,紧张得很,脸色苍白,说话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才好.我给她称500金,她转身又走了.我这回亲自出马,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珠宝市场上,看见女郎在向珠宝商人买项链.她发现我跟在她身后,选好项链后,干脆向我提出要求说道:


  "你替我付500金吧."
  珠宝商人以为我就是她的家人,便起身向我致意.我说:
  "项链让她拿去吧,把钱记在我账上好了."
  女郎拿走项链,也不跟我打招呼,径自离去.我远远地跟踪着她,一直走到底格里斯河畔,河边停着一只小艇,她迈步走进小艇,飘然而去.我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看着远去的小艇,见小艇在对岸停下,女郎上岸走进一个宫殿里.我远远地打量着这个宫殿,才知道这原来是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的一个行宫.
  知道了这个情况,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觉得这世间一切苦恼都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了.这个女郎是哈里发行宫里的人,对她我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了.她已经从我这儿拿走了3000金,这令我懊悔不及,她拿了我的金钱,又搅得我头昏脑涨的,说不准下一步她会因为爱情而使我性命难保呢.
  我闷闷不乐.心情沉重地回到家里,把这一切情况都告诉了母亲.她听了,心情比我还要沉重,反复告诫我说:
  "孩子,这种人咱们高攀不起呀,以后别跟她交往了,否则难免有杀身之祸呢!"
  听了母亲的话,我便静下心来,照常到铺中做买卖.一天我在香料行业中的代理人来看我,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对我说:
  "你现在的神情可比以前大不一样了!你以前是那样活泼好动,而如今却是这样的沉默呆板.垂头丧气.心事重重,你这是怎么啦?"
  我便把自己同那个女郎几次相遇的情况,对他详细地诉说了一遍.他听了,对我说:
  "原来如此.我告诉你吧,那个女郎原是王宫中的一个宫女,如今成了哈里发的宠妃了.她花钱如流水,而且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的,她花你的钱,你就当作是你为安拉的贡献吧.今后你应该拒绝同她来往,并把情况告诉我,让我来给你出主意,免得继续受她的影响."
  老人家的话语重心长,让人沉思.可是他走后,我心中那种想再见到女郎的愿望,却不仅未能因老人家的离去而减退.消失,反而却更加强烈了.到了月末,女郎又翩翩而至,对我说:
  "我要问你,那天你为什么跟踪我呀?"
  "我跟着你,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我难以抑制住心中的这种情感."我很激动,说着说着,竟不禁哭了起来.
  女郎见我如此动情,也洒下了同情的泪水,她哽咽着说道:
  "说实在的,我早已看出你心中的这份情感,而我对你的情意,其实比起你来要更深一层!而且我心中的苦恼,你是不知道的,我现在只能每个月抽空来看你一次,却没有别的办法.说完,她递给我一张字条,对我说:"在这张字条上,写着我的委托人的名字,我欠你的钱,你尽管去跟他要好了."
  我忙说:"我可不需要钱,我的钱,乃至我的整个生命不都是你的吗?"
  女郎说:"让我来安排一个你可以接近我的好办法吧,当然这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女郎走了.我按我的代理人出的主意,到香料市场上去找到他,并把女郎前来看我,我们交谈的情况告诉他.代理人无可奈何地起身陪我到底格里斯河畔去,我将上次女郎从何处登艇离去,到什么地方下船,进入哪幢宫殿,都讲给他听.我这样做,是为了从他那儿得到一个好主意.代理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是好.后来他发现附近有一家裁缝铺,它的窗户正好对着河对岸的宫殿,裁缝和学徒们正在裁缝店里埋头干活.代理人指着裁缝铺对我说:


  "有办法了,你的目的可以达到了!现在你听我的安排行动吧,你故意将衣服扯破,到裁缝那儿去找他给你缝缝好.待他缝好后,你给他10个金币,或者拿布让他做衣服."
  "我一定按你的吩咐去做."我答应着,与代理人分手后,我先回到家里,取出两匹罗马锦缎,带到裁缝铺中,对他说:
  "请你用这两匹布料给我做四件衣服,两件对襟的.两件套头的."
  裁缝按我的要求给我剪裁.缝纫,做好了衣服,我付给了他工钱,比其他人给的多出好几倍.但是当裁缝给我衣服时,我不收,对他说:
  "这几件衣服我不要了,请你把它分给你的帮工们穿吧."
  我这样做,拉近了我和裁缝的关系,从此,我成了他的常客,我们在一起聊天,有时一聊就是好几个钟头.我不断地让他做衣服,对他说:
  "你把为我缝制的衣服都挂在铺子前,让南来北往的人观看,让他们购买."
  这样一来,他挂在铺子前的衣服,招引得很多人前来观看.购买.凡是从行宫里出来的对这些衣服感兴趣的,都送一件衣服给他,不管是谁,都一视同仁,连门卫也不例外.我持续不断地这样做下去,时间长了,那裁缝就感到惊奇.一天他对我说:
  "你这人真奇怪,你到现在已经在我这里做了上百件衣服了,每一件衣服的成本都不低,你花那么多钱做了那么多的衣服,却白白地送给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们.这种事情,一般商人是绝对不做的,因为商人以赚钱为本,他们一般对金钱都很计较.谁像你呀,你这样慷慨施舍,到什么时候算一站呀?你有多少本钱?你一年中能赚多少钱呢?我看你这么做,肯定是有极为特殊的原因的,你应该把其中的实情告诉我,我也好帮你一把,使你的愿望得以实现呀."
  听了他的话,我低下头来说道:"是的,你说的是那么回事儿,我有心事,我恋爱了."
  他关切地问:"你恋爱的对象是谁呢?"
  我说:"哈里发行宫里的一个宫女."
  裁缝一听,满脸的不高兴,嘟囔着说:"行宫里的这些宫女,不知勾引了多少男人,愿安拉惩罚她们,让她们丑态百出!你说的这个宫女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说.
  裁缝想了想说:"那你说说她的模样吧."
  于是我便把那女郎的装束.打扮.身段.模样详细地描绘一番.他听了,大吃一惊,说道:
  "你这个家伙可真该死!你知道她是谁?她是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最喜欢的一个歌女,也是行宫里弹琵琶的能手,此人知名度极高,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要想结识她,谈何容易?不过,她有个仆人,你可以通过他来接近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设法让你跟他认识,就可以达到接近她的目的了."
  裁缝正和我谈话,恰巧那个女郎的仆人从行宫里出来.裁缝便指给我看,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那人生得一表人材,面容清秀.身段漂亮.我一直盯着那个仆人看,见他从裁缝铺门前经过,看到裁缝刚刚为我做成的绸缎衣服,很感兴趣,便站住脚在那里翻来覆去地欣赏.我趁此机会,忙走上前,跟他打招呼.问候他.他问我:
  "请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个商人."
  他问:"这些衣服做得不错,你卖吗?"
  我说:"卖."
  他认真地挑选了五件衣服,问我:"这五件衣服,你卖多少钱?"
  我笑着对他说:"这五件衣服,我就不要钱了,送给你吧,作为咱们相识的见面礼好了."
  他先是一怔,继而满意地笑着收下了衣服.我让他等一下,我跑回家去,为他取来一套绣花.镶珠玉.价值3000金币的名贵衣服.他越发高兴了,欣然收下了名贵衣服,主动提出把我带进宫里去,到他居住的地方做客.他问:
  "你说你是个商人,可是我觉得你不像是一般的商人,你的行为举止使我感到不可理解."
  我故意问他:"那是为什么呢?"
  他说:"你慷慨地送给我这么多的礼物,使我大为震惊.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一定是阿布.哈桑.阿里吧?"
  他准确地提到我的名字,我吃了一惊,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他知道我的名字,就一定会知道我的心情.想到这里,我不禁伤心起来,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掉下来.
  他颇有感触地说道:"你如此难过,殊不知有人比你更难过呢!你为她而哭泣的那个人,她思念你的心情,比你思念她的心情更深切.更动人呢.关于她钟情你的事儿,早已在宫娥彩女中流传开了."他停顿了一下,问我:"你希望我能帮你什么忙呢?"
  我急切地说:"你一定要帮我的忙,让我早日免除思念之苦."
  "好吧."他答应了.他约我第二天见面.
  第二天一大早,我如约来到那个仆人的住处.他对我说:
  "昨天晚上,她伺候完哈里发之后,我到她的屋里,把你对她的思念和你急切想见她的情况全都告诉了她.她听了,甚为感动,表示一定要设法同你见面.这样吧,今天你就呆在我这儿,一直等到夜晚."
  我听了,又是心焦,又是高兴,耐心地一直等到天黑.这时,那个仆人来了,带来了一件金丝绣的衬衫和一套哈里发的御用宫服,让我穿戴起来,还给我熏香(熏香是阿拉伯人的一种生活习惯,有钱人家常用香料点燃的香炉在衣服周围摆动,让香气侵入衣服里.如同现代人往衣服上洒香水似的.),把我打扮成哈里发的模样.然后,他把我带到一个走廊上,指着两排门户相对的房子,对我说道:
  "你看,这些房屋里都住着受宠的嫔妃.你拿着这些蚕豆,从这儿一直走过去,每经过一道房门,就在门前放一粒蚕豆,你要知道,哈里发习惯于每天晚上都这样做的.记住,当你走到右手边的第二道走廊时,就会看见一间以云石为门限的房间,那就是你所钟情的女郎的卧室,你尽管推门进去.此后我会帮助你离开这里的."
  仆人给我指点清楚了,便匆忙离去.我按照他说的办法,数着房门向前走,边走边在每道门前放下一粒蚕豆.我眼盯着那个以云石为门限的房间,一步一步地向它走近,快了,快走到了!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片喧哗声,我回头一看,发现有灯光在闪烁,并且在缓缓地向我跟前移动!我赶忙躲到一个房角,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一看,大事不好了,越来越近的灯光照耀下,出现了哈里发的身影!真的哈里发来了.在他前后左右簇拥着无数个宫娥彩女.这时我耳边传来一些宫女的议论声:


  "真是奇怪极了,难道我们有两个哈里发吗?刚才有一个哈里发已经从我的房门前过去了,他身上的熏香我都闻到了,在门口我也看到了他放的蚕豆,这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可是现在哈里发的烛光在闪烁,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确实是一桩今古奇事,哈里发是众穆民的领袖,我们只有一个哈里发,又有谁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身着御衣来伪装哈里发呢?"
  听了她们的议论,我的心顿时紧张起来,因为我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怀疑,也就是说,我已经处于极端的危险之中,随时都有杀身之祸.烛光继续在朝我跟前移动,离我藏身之处越来越近了.我浑身上下禁不住抖动起来,两腿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坚持不住.倒到地上了.这时,哈里发突然停了下来,用手推开身边一道门,走了进去,宫娥彩女们也随之一拥而进.我趁机急忙改变位置,躲到一处哈里发已经走过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哈里发在宫娥彩女们的簇拥下,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又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我要去找的那个宫女的房前,说道:
  "叫顿鲁出来吧."
  宫娥彩女们一声呼唤,顿鲁开门走了出来,向哈里发行大礼,跪下去吻哈里发的脚.哈里发问:
  "今晚上你能陪我喝几杯吗?"
  顿鲁含笑答道:"尊贵的陛下,您大驾光临于此,使我在小舍得睹龙颜,我即使是今晚毫无酒兴,也应该陪陛下喝几杯."
  哈里发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命令一个侍从到库中取一串名贵的项链赏给她,然后走进她的寝室.这时有一个站在后面的宫女一回身,刚好发现我在探头探脑地偷看,便跑到我跟前,问: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
  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将她拽到屋角里,然后跪下去向她求饶,说道:
  "小姐呀,请你看在安拉的情面上,怜悯我.同情我.饶我一条命吧!"
  宫女说:"你这样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不是刺客,就是窃贼!"
  我一听此言,吓得浑身发抖,泪流满面地说:
  "小姐请小声点,您听我说,我既不是刺客,也不是窃贼!您仔细看看,我像吗?"
  她看了看我的打扮,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
  "你还真有胆量,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伪装成哈里发!我问你,你有几个脑袋?难道你就不想活命了吗?你说吧,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只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痴情人,是爱情使我不顾一切地如此打扮跑到这儿来的."
  宫女听我这样一说,似乎明白了.她对我说:
  "我看你不像一个坏人.现在你的处境很危险!这样吧,你就躲在这儿别动,我去去就来."
  她去了,没过多一会儿,她回来了,带来一套女人服装.她为我做掩护,让我赶紧换好衣服.她示意让我跟着她走,把我带到她的寝室里去,对我说:
  "到我这儿来,你就别害怕了.我问你,你是不是那个阿布.哈桑.阿里?"
  我瞪大了眼睛,惊奇地说:"你怎么会知道?"
  宫女说:"你和顿鲁之间的恋情,我也听说了,看你这模样,我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不是刺客,又不是窃贼,那我就放心了,否则的话,我非置你于死地不可!你这人也真有胆量,居然敢穿上哈里发的宫服,装扮哈里发到这儿来!你要知道,此事如果被哈里发知道了,你的小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现在好了,你基本上已经脱离了危险,因为你是顿鲁的恋人,她又是我们的好姐妹,我岂有不救你之理?她是个十分痴情的姑娘,常在我们面前提到你的名字,所以我们都知道你.她告诉我们,她如何到你的铺子里去看你,她每次都拿你的钱,你怎样跟踪她到河边,等等,可以想象,她对你的爱意比你对她的爱意要强烈得多.但是我想不出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是她叫你这么做的吗?你也许想不到,你这是拿生命来冒险的呀!"


  我说:"尊敬的小姐,促使我到这儿来的动机,是我心中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是我自己甘愿冒生命危险,前来看她.听听她说话的."
  宫女说:"你们男人啊,向来说话都是这么好听!"
  我忙说:"小姐,有安拉作证,我说的全是心里话!我对她从来未生邪念,而只是一种痴情."
  "这么说,"宫女沉思一会儿,说道,"你是真心爱她的了,我对你们也产生了怜悯之情."
  她说完,推门出去,对她的丫环说:"你去到顿鲁小姐那儿去,就说我向她问好,说我今晚上心情不好,让她闲下来时,到我这儿来玩."
  丫环去了,一会儿转回来说:"小姐,顿鲁小姐说她很愿意到你这儿来玩,但是事不凑巧,哈里发犯头痛病了,她得到哈里发那里,好生侍候哈里发,所以难以抽出身来陪你;她还说她在哈里发御前的地位,你是知道的."
  宫女听了,脸上挂了相,又吩咐丫环说:"你再去一趟,看准机会,对她耳语说,我有十分紧要而非常机密的事情,非得要她今晚上到我这儿来不可."
  丫环不敢违抗自己主子的命令,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去请顿鲁小姐.过了一会儿,顿鲁小姐才跟着丫环姗姗而来.宫女让我躲在屏风后面,起身迎接顿鲁.两个好姐妹一见面,就欢天喜地地相互拥抱.亲吻,亲热了一阵.顿鲁问道:
  "好姐姐,你这么紧急地叫我来,到底有什么紧要.机密的事情呀?"
  宫女只是格格地笑个不停,也不回答她的问话.她冲着屏风,轻轻地叫道:
  "喂,我说,现在该你出面了."
  我迫不及待地从屏风后面闪身出来,顿鲁一见到我,先是一怔,继而忘情地扑到我的怀里,激动得热泪盈眶.她问我:
  "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于是我便把自己受到恋情的促使,决心冒险到这儿来看她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她听.她一边听,一边流泪,哽咽着说:
  "你为了能看到我,受了不少惊吓,吃了不少苦头,我心里又高兴,又难过.我要赞颂安拉,是他使你转危为安.如愿以偿的."
  说完,她谢别宫女姐姐,把我带到她的寝室里去.正当我和她坐在屋里,互诉衷肠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喧哗声.顿鲁一听,便知道哈里发因为偏爱她,又一次亲驾光临她的寝室了.我当时吓得屁滚尿流,门也出不去了,不知躲到什么地方才好,如果地面有裂缝,我情愿变成一只小虫子,钻进去,也不能给心爱的人招来杀身之祸!顿鲁想了个办法,在她的屋角有一个地道,她让我钻了进去,盖好地道门,伪装了一下,这才出房迎接哈里发.她请哈里发进房.坐下,吩咐丫环拿好酒来,她自己站立一旁,不时地为哈里发布菜.斟酒.
  说来话长,哈里发最初最宠爱的妃子,名叫芭芝突,是王子比拉的生母.后来,哈里发和芭芝突之间发生矛盾,感情破裂了.芭芝突生性倔强,凭着自己倾国倾城的姿色,不肯对哈里发示弱,以求哈里发主动与她和好如初.而哈里发认为自已身为众穆民的领袖.一国之君,岂能在一个妃子面前甘拜下风?于是他与她针锋相对.僵持良久,互不相让.哈里发贪色,决心从众嫔妃中找一个与芭芝突的姿色相仿的妃子,以取代芭芝突.哈里发发现顿鲁不仅人长得很美,而且能歌善舞,所以常常把她唤来,让她歌舞一番,从中取乐.这次,哈里发又来找她,让她弹唱,以解头痛之苦.顿鲁应哈里发之命,怀抱琵琶,略调琴弦,引吭高歌,唱道:

 

 

小编推荐:野骆驼和狼尿  太监与祭司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儿歌视频大全儿童歌曲视频儿童故事大全幼儿教育胎教胎教音乐儿童故事在线听成语故事大全两只老虎小兔子乖乖数鸭子小燕子小毛驴拔萝卜爱我你就抱抱我采蘑菇的小姑娘童话故事大全儿歌串烧50首孩子上幼儿园歌唱祖国